热 点 新 闻
首页 > 围棋新闻
应先生要在五大洲办围棋赛 2020/4/20

 

        今天是2020年的420日,应明皓先生逝世一周年的日子。

 

        写了下面这段文字,缅怀他老人家。

 

        说实话,写文字来纪念应先生,心里是有些顾虑的。我和应先生的交集并不多,早年在上海的时候,仅仅在应氏杯比赛的礼仪场合见过应先生,对话也限于寒暄——真的是寒暄,连完整的采访也未有过。如此的话,比我有资格纪念应先生的人,哪怕仅仅是在媒体行业之中,也应该大有人在。

 

        不过,我还是很希望写上那么几句的。

 

        在移民澳大利亚之后,我参与过的棋界活动为数不多,最近的几次,都缘于应先生创办的世界大学生围棋锦标赛。2015年初,忽然收到一位曾经指点过我的老师的讯息,说第二届世界大学生围棋锦标赛将在新竹举行,应先生希望有澳大利亚的大学生前往参赛。

 

       当时,这个比赛的知名度还不算高,澳大利亚的棋友们都不清楚,我也是第一次听说。所以,费了一番周折,从墨尔本大学招募了两位参赛棋手,才得以成行。

 

       那一年在新竹,算是和应先生有了比较深入的交流。在开幕式上,笔者向应先生提出做一次专访,应先生爽快答应,不过由于应先生日程安排十分紧凑,专访直到闭幕式晚宴之后才得以进行。

 

image001.jpg

应先生出席比赛开棋仪式

 

        当年的应先生开朗健谈,说起围棋就滔滔不绝。在应氏名下的围棋比赛数量很多,包括应氏杯、倡棋杯、陈毅杯、大学生应氏杯、世界青少年应氏杯等等,由于当时各类世界大赛的崛起,以及全球性经济下行的压力,有一种声音担心应氏杯是否会继续办。在采访当中,应先生用了一句朴实的话语来回应:

 

       “阿爸关照过要一直办下去。”

 

       应先生一口吴侬软语,采访也是用上海话进行的,熟悉应先生的朋友读到这句话,可能会像我一样,脑子里回响起应先生的声音——这大概就是“音容宛在”的切身版本吧。

 

       句子里的“阿爸”自然是应昌期老先生。显然,对于应先生来说,为了应老先生的嘱托,一切困难都算不上是困难。为了围棋发展付出,是他们父子两代人的执着。

 

       闭幕式上,应先生宣布第三届世界大学生围棋锦标赛将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。我问多伦多那么远,会不会影响大家的参赛热情?应先生说,比赛在东亚地区举行,欧美选手需要花时间和金钱前来参赛,不少选手都是靠自己打工赚钱买飞机票,如今把比赛放到他们那里进行,也是为他们提供方便。

 

        那天的采访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宴会厅的背景音乐音量很大,应先生和我都要非常努力才能听清楚对方了说什么。应先生告诉我,自己希望在有生之年,把比赛办到五大洲,所以不但明年在多伦多,后年更要移师欧洲的卢森堡公国(实际上后来在英国剑桥大学举办)。当应先生说到澳大利亚的时候,脸上泛起了开心的笑容,然而就是这句关于澳大利亚的话,我竟然完全没有听见,只能陪着笑了笑。我猜,应先生说的大概是关于在澳大利亚办赛的计划。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,这会是我人生很大的遗憾。

 

image003.jpg

从身体语言可以看出双方都在努力听清楚对方

 

        所幸,2019年的第六届世界大学生围棋锦标赛被安排在了悉尼大学举办。这时,澳大利亚的选手们已经参加了多届比赛,先后取得过A组第六、B组第一这样的好成绩。

 

        正当我以为可以在悉尼与应先生再次见面,再聆听他畅谈围棋发展大势的时候,2019年的4月20日传来了应先生逝世的消息,那也是他76岁生日的后一天。错愕之余,心里有说不出的郁闷。

 

       在悉尼,比赛顺利地展开。赛场被安排在悉尼大学极具传统风格的“哈利波特楼”,前来观赛的常昊九段称赞“真正感受到了传统英式的气氛”。比赛闲余,我陪同刘思明主任、华学明领队、常昊九段等漫步悉尼大学校园,为他们介绍澳大利亚特色的“澳式足球”和土著文化。我想,如果应先生同在,他也会对这些事物饶有兴趣。

 

image005.jpg

笔者与几位嘉宾在阿里波特楼前合影

 

        当届比赛,澳大利亚共有六所大学十多位选手参赛,活跃的程度令人欣喜。最终,墨尔本大学的周围7段获得了A组第九名,同样来自墨尔本大学的谢文旭5段获得B组第三名。成绩算不上突出,但也毫不逊色。

 

 


image007.jpg

 

周围7段在比赛中(对手是获得冠军的韩国棋手)

 

       比赛结束之后,选手和嘉宾们一同乘坐大巴车游览悉尼著名蓝山山脉,南半球的7月是数九寒冬,对于大部分来自北半球的朋友们来说都是难得的体验。

 

image009.jpg

棋手与嘉宾们游览澳大利亚的牧场

 

       本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精神,澳大利亚的这届比赛在赛会和成绩方面的表现都可称得上完美,应先生在天有灵,大概会感到满意吧。

 

       缅怀应明皓先生!!

  

       后记:应明皓先生生于1943年,对笔者来说当属长辈,理应尊称一声“应老先生”。只因文中提到了应昌期老先生,为了行文顺畅不致引人误解,故称呼为“应先生”,绝非对应明皓先生不敬。

 

         作者:李秀辰【轩辕春秋文化传播(澳洲)有限公司总编辑】

 

 

 

应昌期围棋教育基金会 版权所有
沪ICP备11008099号